<cite id="fhfbp"><video id="fhfbp"></video></cite>
<var id="fhfbp"></var><cite id="fhfbp"></cite>
<menuitem id="fhfbp"><dl id="fhfbp"><progress id="fhfbp"></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fhfbp"><video id="fhfbp"><thead id="fhfbp"></thead></video></var>
<cite id="fhfbp"><video id="fhfbp"></video></cite>
<var id="fhfbp"></var>
<menuitem id="fhfbp"><strike id="fhfbp"><listing id="fhfbp"></listing></strike></menuitem>
<var id="fhfbp"></var>
<var id="fhfbp"><strike id="fhfbp"><listing id="fhfbp"></listing></strike></var><var id="fhfbp"></var><cite id="fhfbp"><span id="fhfbp"><var id="fhfbp"></var></span></cite> <var id="fhfbp"><strike id="fhfbp"></strike></var>
<var id="fhfbp"></var>
<cite id="fhfbp"></cite>
<cite id="fhfbp"><span id="fhfbp"><var id="fhfbp"></var></span></cite>
<cite id="fhfbp"></cite>
首頁|滾動|國內|國際|運營|制造|監管|原創|業務|技術|報告|測試|博客|特約記者
手機|互聯網|IT|5G|光通信|LTE|云計算|芯片|電源|虛擬運營商|移動互聯網|會展
首頁 >> 業界名博 >> 正文

臺積電南京擴產之爭是爭什么?

2021年6月25日 16:39  CCTIME飛象網  

臺積電南京擴產引起了廣泛爭論,此事我最初站出來發表反對意見,是基于這幾十年芯片產業發展和國家芯片戰略,深深感到這次擴產,不是簡單的擴充產能,而是一場殘酷的芯片大戰的提前布局。我個人的反對意見,是希望大陸有關方面,尤其是發改委、商務部、工信部等部門引起警惕,對于這樣擴產,我們也要有應對措施。本來我以為以我個人之力,能否達到較好的效果,我還是并不清楚。

但是我的意見出來,立即在臺灣引起了廣泛的關注,無論是藍綠都站出來攻擊和反對我,相信這是觸動了他們的敏感神經,如果大陸在芯片制造領域扼住了臺灣脖子,臺獨力量長期以來的憑借的“護國神山”就會崩塌,這將對臺獨無論是信心還是實際支持上都是重大打擊。臺灣方面的反應之激烈,遠遠超出我的意料。

當然這種反應也是很大程度上幫助了我,讓社會關注此事,我也看到相關部門的領導和研究人員在關注此事。相信對于臺積電在大陸的布局,相關部門會有更多的關注,也會出臺各種辦法應對。

這個過程中,有一些遠離這個產業的科普黨站出來,支持臺積電在南京擴產,形成了一定的影響,相信這些軟弱和幼稚的小知識分子的夢想,不會成為政府部門決策的依據,但是在廣大網民中還是一定影響,我想我有必要說說,這場爭論,實質上爭的是什么?

一、芯片不是普通消費品而是國家戰略物資

我們大家都知道,一個社會有多種商品,有一些商品雖然看起來簡單,但是它是戰略物資,會影響一個國家的生存與發展,所以必須要用戰略的思維來看,也要用戰略思維來保證。比如糧食、種子、石油、核燃料。芯片同樣也是這樣的戰略物資。

我們人類正在進入一個智能的時代,這個智能時代就是經過數字化、網絡化發展而來,一切信息的存儲、流動都需要芯片來支持。今天我們從交通、能源、通信的各個環節都離不開芯片,芯片已經是社會生活中各個方面離不開發的基礎產品。多年以來,芯片早已經超過石油,成為我國第一大進口商品,2019年,我國進口的芯片價值3000億美元,2020年,我們進口的芯片價值3500億美元。

芯片不僅是使用廣泛,是我們第一大進口商品,更重要的是芯片也已經成為美國打擊中國經濟,扼阻中國發展的重要手段。

對于中國在通信業取得領先地位,華為、中興在4G、5G領先世界,美國在技術和產品能力上無法追趕,就采用了通過芯片控制的方式來打擊我們,中興被制裁,一個成功的企業被瞬間擊倒,我們不得不接受了屈辱的條件,才勉強讓其生存。制裁華為,雖然華為有了較強的抗打擊能力,也提前做了應對,但是也承受了較大的損失。如果不是美國制裁,華為手機做到全球第一指日可待,但是因為缺芯,現在華為手機掉出了全球前5,而市場絕大部分為蘋果收割。

為了鞏固在芯片領域的壟斷地位,保證戰略上可以壓制中國芯片企業,美國聯合全世界64家芯片相關企業,組成聯盟,打算撥款500億美元支持芯片產業鏈發展,形成壓制中國芯片產業的能力。這些企業除了美國企業,還包括日本、韓國和臺灣地區的企業,臺積電成為其中有較大代表性的企業,在美國要求下,它已經啟動在美國亞里桑那洲建立新的5nm的生產線的建設。美國正在形成一個強大聯盟,全面打擊中國芯片領域的發展,維持其在芯片領域的戰略主導地位。配合美國大戰略的一個重要企業就是臺積電。

芯片不是一般性產品,美國早就不用市場化了,臺灣當局更是把芯片產業當作“護國神山”,從政策、資金、司法上支持臺灣產業的發展,幫助追殺“叛將”,打擊競爭對手。我們還用市場化、競爭來看芯片產業,這就是愚蠢。

二、芯片產業今天弱勢是缺少國家戰略的結果

今天我們在芯片領域被動挨打的局面是長期以來缺少國家戰略造成的惡果。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需要做的事太多了,政府部門關注的領域也太多,芯片因為技術要求高,投入大,而且在20年以前相關部門沒有預想到我們能在技術和能力上迅速追趕上世界強國。同時因為當時我們還較弱,美國并沒有把我們當作競爭對手,通過芯片來壓制我們,我們可以按照市場規則購買到芯片。因此,雖然社會上也認為芯片產業很重要,實質上國家從來沒有一個芯片戰略,在芯片領域的投資很少,而芯片產業的規劃、支持、投入非常不足,這才造成今天通過芯片可以一拳擊倒我們的一個大企業。

因為沒有國家戰略,沒有一個部門負責協調、推動芯片產業的發展,投入資金嚴重不足,這才造成2000年左右,陳進這樣的專業芯片人才回國創業,得不到任何資金支持,為了拿到更多資金,只用幾百萬元資金就做出了兩款芯片,在展示時為了表示這個芯片會有更好的能力,用了別人的芯片做展示。陳進不是大學老師,靠這個評教授,他得到的資金都投入到新一輪芯片研發,包括馬斯克都會用虛假的項目來融資,陳進僅僅在展示時使用了假芯片,結果被社會輿論扼殺,其后15年,中國有關部門談芯片就色變,一說芯片就是造假,芯片研發項目投入受到嚴格控制,而生產制造就是自生自滅。

芯片設計領域一直到TD-SCDMA標準要商業化,世界巨頭想通過不參與產業化將其扼殺在搖籃中,中國不得不自己設計芯片,這才有聯芯、凱明、展訊等企業出現,中興的下屬企業中興微電子、華為的海思參與,漸漸開始積累了芯片設計能力,培育了最初芯片研發的人才。再到海思大舉進入手機芯片領域,用幾年的時間做到了世界頂級水平,在一定程度上證明了中國企業要在芯片業有所作為,其實只要努力做,沒有做不到的。

芯片制造基本上也沒有全面的戰略和決心,除上海市在這個領域做了一些投入,沒有國家工程,沒有國家重點項目。更沒有戰略規劃把協調芯片設計和制造,形成一個有競爭力的產業鏈。進入這個產業的企業,都是因為得不到較好的支持,很長時間在資金、市場各個方面都非常缺乏,苦苦掙扎。這也是今天在芯片面臨卡脖子,我們需要加快發展時,發現困難重重。我們面對這些困難,不是認為有困難我們就投降了,而是應該看到困難,克服困難,解決問題。

我們也同意,沒有把芯片發展作為一個重點,是因為經濟發展中有太多需要解決的問題,當時芯片似乎并不是最急迫的問題,但是因為沒有在這個領域做充分布局,也為今天芯片被卡脖子埋下了隱患。

三、臺積電是怎么成功的給我們的借鑒

無疑臺積電是目前世界上最為成功的芯片制造企業,它不僅是一個成功的企業,甚至成為臺灣地區經濟增長的動力,也為成為臺灣安全的重要屏障,被臺灣某些勢力稱為“護國神山”。這個企業從成立第一天,就不是一個純市場化的普通企業,而是得到臺灣當局大力支持,才用30多年發展成為世界芯片業有代表性的企業。

臺積電的成立和發展和張忠謀個人有很大關系,他的技術背景,行業經驗,在行業的人脈關系非常重要,同時他也看到了半導體產業發展的一個巨大的轉折,就是IDM的方式過重,大量的芯片設計企業無法完成制造,只有少數IDM公司完成從設計到制造,這大大限制了芯片產業的發展,因此,他選擇了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就是自己不做芯片設計,不做芯片品牌,只為芯片設計企業代工。這是創建了一個全新的芯片生產的模式。這個模式適應了產業的發展。但是張忠謀的成功,絕不僅是這個模式,而是多種能力的促成,他得到臺灣當局的大力支持,是一個重要原因。

張忠謀1985年應邀出任臺灣工業技術研究院院長,這個職務相當于大陸的科學院院長,擁有很大權力,也擁有很多的資源整合能力。1986年,張忠謀在擔任工研院院長的同時,成立了臺灣集成電路制造公司,在1987年,這個公司臺灣積體電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這個公司最初創立時,從辦公場所到人員,都使用工研院的資源,大大降低了成本。更為重要的是,臺積電成立最初的資本是臺灣當局出資1億美元,“國家開發基金”占股48.3%,為第一大股東,荷蘭飛利浦占27.5%,臺塑等7家私人企業占24.2%。臺積電上市后,“國家開發基金”逐步退出,到2001年持股12.1%,依然是第二大股東。

臺積電的成功雖然和張忠謀的能力、人脈有關,也與他看清了半導體產業發展方向有關,而臺灣當局的支持和推動也起了巨大作用,很大程度上這有點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意思,把大量的資源用來支持臺積電的發展,這才讓臺灣的芯片產業從80年代非常薄弱,無法和世界主流相比,到了2015年左右,就漸漸追平了英特爾和三星的制程,其后率先突破7nm制程,最近幾年在全球的芯片制造領域可謂是一騎絕塵。應該說在技術選擇上臺積電非常成功。另一方面臺灣當局把芯片產業作為一個戰略資源,在人才、資金、能力、資源各個方面整合起來,支持半導體產業發展不無關系。工研院院長的身份和1987年1億美元的投資為臺積電啟航奠定了重要的基礎。

在土地、供電、供水、人才培養等各種政策上,臺灣當局也給予了巨大支持,新竹科學園區的大量的建設都是臺灣當局完成,無償提供給臺積電使用。從最初起步到發展的過程中,臺積電得到前所未有的資源支持,這是全球任何一家芯片制造企業都沒有得到的。

相反看看大陸在半導體領域的重視程度,投入的資源和支持力度遠不及臺灣,所以今天在芯片領域的差距就不難理解了。當然對于大陸來說,經濟發展遠比一個只有2000多萬人口的臺灣地區復雜,在眾多的領域也取得了巨大發展。不過芯片領域的差距是事實存在的,差就差在重視不夠,投入不夠,支持不夠。

四、臺積電追殺對手不遺余力

臺積電在技術線路選擇上是非常成功的,同時在商戰上也采用極端的手段追殺對手,鞏固自己的市場地位。

張忠謀是一個德州儀器的“叛將”,他深知一個優秀人才的流失,對于芯片這個小圈子來說的重要性。臺積電從成立以來,一方面不斷技術,爭奪市場,別一方面對于對手的打擊和追殺不遺余力,這個過程中,臺灣當局也動用政策、司法等各種資源幫助臺積電進行“追殺”,效果是明顯的,這也為保證臺積電成為芯片帝國起到了很大作用。

1997年張汝京同樣從德州儀器退休,回臺灣創辦了芯片制造廠世大半導體,為了防止世大做大,形成對臺積電的競爭壓力,1999年臺積電以高溢價的51億美元將其收購。

張汝京為了再圓芯片夢,籌資創辦中芯國際,經過考察決定在上海建廠,2000年建廠,2001年投產,2004年銷售額達到9.75億美元,在中國香港和美國兩地掛牌上市,躋身全球第四大芯片制造商。面對中芯國際的發展,臺積電是通過臺灣當局利用一切資源,對其開展了全面追殺,臺灣當局通過行政的力量,用各種借口對張汝京進行罰款,對他個人的罰款達數千萬臺幣。2003年開始,臺積電在美國加州聯邦地方法院提交訴訟狀,起訴中芯國際侵犯專利及竊取商業秘密,求償10億美元。最近在2005年達成庭外和解,中芯國際賠償1.75億美元。一年半之后,臺積電又再次起訴中芯國際,其中包括臺積電質量和可靠性項目經理的商業盜竊案,而臺灣警方立即搜查,扣押了電腦,在電腦里發現了郵件和資料。這些導致2009年11月3日,美國加州法院判決中芯國際敗訴。

在芯片企業中,商場之殘酷遠超其它產業,派臥底,做局并不鮮見,這次商業盜竊案,業內很多人就懷疑是做了局。而且僅憑一封郵件,就被判罰數億美元的賠償,中芯國際要向臺積電支付8%的股權,外加2%的認股權,也就是結果是臺積電成為了中芯國際的股東,可以影響中芯國際的發展。中芯國際成立的約10年時代,臺積電一直通過司法、臺灣當局的行政打壓追殺張汝京。在聽到最后的判決結果時,和律師通電話的張汝京痛哭流涕,他心灰意冷,宣布辭職,從此退出江湖。

司法上的判罰不同的人不同看法,但是從中芯國際成立前十年可以看得非常清楚,臺積電在追殺張汝京布局不謂不深,手段不謂不狠,最后是徹底擊倒了張汝京。一個很快成為全球第四的芯片制造公司,就是因為所謂知識產權和員工郵件導致數億美元、10%股權賠償,這是前所未有的,臺積電就是要通過多種力量將中芯國際置之自己的控制之下,用一切手段都是在所不惜的,這個過程臺灣當局也是積極配合。

看看臺積電的發展和對中芯國際的追殺,就可以看出來,臺積電不僅在技術上非常強大的,發展的令人敬佩。在商戰也是多種手段,毫不手軟,布局超前,手段狠毒,效果顯著。

五、大陸芯片自主、可控能不能靠臺積電

大陸芯片必須做到自主可控,這是必須要完成的國家戰略,不容討論。要自主、可控的原因非常簡單,一方面在關鍵的時候不能被卡脖子。最近幾年科技戰,芯片已經成為主要武器,多次打擊了成長中的高科技企業。未來,芯片也必然會被作為戰略物資,有針對性的卡我們的脖子。另一方面,做不到自主可控,在商業上也會長期被動,這在內存條行業表現最為明顯,某些企業利用產業的控制力,進行炒作,內存條市場一直是大起大落,資本進行周期性市場炒作,這讓制造企業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要解決供應安全和供應的平穩,必須自主可控。自主可控只能寄希望大陸芯片企業崛起。只有自己的企業,通過不斷發展,形成強大的能力,才能不看美國臉色,不怕美國制裁,依靠臺積電永遠解決不了卡脖子問題。中國大陸本土的芯片企業一天不發展起來,就一天面臨隨時卡住你的可能,只有我們自己的芯片企業發展起來,形成能力,讓世界其它芯片生產企業成為配角,我們才能真正的安全。今天愛立信、諾基亞等企業也在中國大陸有企業,也開展業務,我們不怕,因為華為、中興等企業已經主導了通信設備。芯片領域情況是我們被全面壓制的情況下,不支持自己的芯片發展起來,任由臺積電在大陸市場做大,這將會是重在戰略失誤。

六、控制住芯片制造將是大國博弈制高點

在我寫這篇文章的過程,有消息稱美國不許可臺積電將設備運往大陸,這意味了臺積電在南京擴產28nm的打算只能流產了。

這更加體現在芯片制造領域的大國博弈,美國曾經是世界上芯片制造的大國,一度全球37%的芯片是由美國制造的,但是因為芯片制造耗費大量的電、水,污染也較嚴重,芯片制造資金投入巨大,回報并不高,因此美國企業逐漸放棄了芯片制造,資本也在芯片制造領域的投入不斷減少,這導致芯片制造逐漸外移,給了臺灣企業以機會。今天美國本土的芯片制造已經下降到12%,這對美國而言這是非常不安全的,美國下一步的芯片戰略就是要把芯片生產的能力重新集中回美國。召開要建立芯片聯盟,投入2500億美元在芯片制造領域,逼迫臺積電去美國建廠,總之就是要把芯片的生產制造領域集中到美國,對美國而言,無論是臺積電還是三星,它一紙禁令就可以達到目的。

對中國大陸而言,也必須建立起自己的芯片制造能力,從芯片安全來看,這和美國的思路是一樣的,只有在本土建立起自己的芯片制造能力,我們才能有自己的芯片安全,但是和美國不同的是,我們絕不可能依靠臺積電,美國是有自己較為強大的芯片生產能力,而且可以讓臺積電聽令于它,我們現在自己的芯片制造能力還很薄弱,無法讓臺積電聽令于自己,即使臺積電也在中國大陸?梢哉f因為不聽令于我們,臺積電在臺灣、美國還是中國大陸對于我們都是一樣的,要卡脖子時,它就會扮演卡我們脖子的配合者。我們只能靠自己的企業。

對臺積電而言,它是夾在兩個大國夾縫之中,解決它在臺灣面臨水、電、人才的資源短缺,尋求更大發展機會,大陸是最好的選擇,同時大陸又有較大的市場,而在大陸發展也會壓制大陸新起的芯片制造企業。同時臺積電并不愿意去美國建廠,因為這會大大提升建設和生產成本,降低效率,影響臺積電的競爭力。但是臺積電不可能不聽令美國,去美國建廠得聽,要卡中國企業的脖子也會聽,臺積電希望的情況是利用大陸資源讓自己更加強大,壓制住大陸芯片制造企業的成長。

無論是中美,還是臺灣企業都有各自的利益,并在自己的利益基礎上進行戰略布局。但是有一點是非常清楚的,只能依靠自己才能真正強大,寄希望于不能聽令自己的臺灣企業,這是幼稚和無能。

南京臺積電擴產不出意外,最后還是流產了,我們自己的芯片制造能力,一定會遠超我們一般人的想象,當戰略非常清楚,不缺乏市場,不缺乏資金,其實也不缺乏人才,有什么產業不能拿下?

未來的幾年,我們會不斷聽到好消息,中國的產業,從來就是干出來的,這些從來不是什么科普黨可以理解的,他們就是自己沒有能力,才去做點科普。自己從沒在一個強力對抗的產業,怎么能了解國家的大戰略?​​​​

編 輯:王洪艷
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本站只提供參考并不構成任何投資及應用建議。如網站內容涉及作品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站聯系電話為86-010-87765777,郵件后綴為#cctime.com,冒充本站員工以任何其他聯系方式,進行的“內容核實”、“商務聯系”等行為,均不能代表本站。本站擁有對此聲明的最終解釋權。
相關新聞              
 
人物
華為輪值董事長胡厚崑:攜手構筑更安全的網絡空間
精彩專題
專題報道丨2020年世界電信和信息社會日
專題報道丨山至高處人為峰,中國5G信號覆蓋珠穆朗瑪
專題報道丨助力武漢"戰疫",共鑄堅強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產業盤點暨頒獎禮
CCTIME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21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1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亚洲性人人天天夜夜摸_欧美日韩国产无线码高清_尤物免费av在线观看不卡_污污的网站_艳妇交换俱乐部_老bbwbbwbbwbbwpics